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北上广的年轻人,份子都随不起了

北上广的年轻人,份子都随不起了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反馈错误: 联络客服

点击直达

2021年欧洲杯www.x2w99.com)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2021欧洲杯资讯。

  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

  燃财经出品

  作者 | 张   琳 冯晓亭 曹   杨 孔月昕

  赵晨希 侯燕婷 杜晓玲 郭一梦

  编辑 | 谢中秀

  国庆即将到来,有小同伴直叹:“不是在婚礼现场,就是在去婚礼的路上。整个‘十一’黄金周简直就是四处娶亲的‘婚礼周’。”

  去年“十一”,贵州毕节的雷先生就因“整个国庆时代要加入23场婚礼”而登上热搜。今年“十一”还未到,坐标在北京的90后苗苗就告诉燃财经,七天假期被放置得满满当当,同伙婚礼、同砚婚礼,另有同事婚礼……像赶通告一样。

  加入婚礼本该是喜事,但“随份子”的礼仪却让人对加入婚礼发生恐惧。“一是现在红包金额越来越高,以前我们那里200元、300元就行,现在基本都得500元起步,关系好的话还得加到800元、1000元。二是有些人确实不熟,远在家乡的老友、相隔几座城的同事,基本就不想去,但既然通知了就照样得给红包。三是一两个还好,现在国庆扎堆,一次性几千块给出去,9月人为全上缴。这谁受得了?”苗苗说道。

  中国是人情和关系社会,随份子也是集中气力做事和维系情绪的一种方式。娶亲是大事,破费大,以前人人很难凭一人之力或一家之力举行一场婚礼,于是接纳随份子的方式,聚集亲友邻里的辅助完成一场婚礼。这也是我国农耕文明,亲友邻里互帮相助的体现。

  但随着社会的生长,份子钱的寄义却有些变味。从力所能及、集中气力,酿成了权衡情绪厚薄的工具,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人情消费也让许多年轻人不堪其扰。

  在微博和知乎等平台上,“发小国庆娶亲该随若干钱”、“同砚娶亲,份子钱随若干合适”、“90后随若干”、“若何巧妙的逃避随份子”等相关话题都有很高的浏览量和点赞数,直击年轻人痛点。

  2018年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观察中央团结问卷网,对2006名受访者举行的一项观察显示, 45.4%的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-5次份子钱,84.8%的受访者坦言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,47.5%的受访者将“随份子”看成维持人际关系的方式,43.6%的受访者以为不能凭礼金若干定关系亲疏。

  已往,亲友密友婚丧嫁娶,送上几十元钱或其他礼物就可聊表心意。现现在,100元已经欠美意思脱手,200元才委屈过及格线,300-500元很平时,上千元礼金也已经司空见惯。2017年,有机构制作了一张“天下婚礼红包舆图”,长三角(浙江、上海、江苏)自不必说,山东、北京也不低,就连新疆的份子钱,也是高达600元,份子钱低于500元的区域屈指可数。

  时移世易,物价在涨,礼金随之水涨船高也是情理之中。而若是是至亲密友,纵然礼金逐年上涨,人们也乐于接受。但随着当下年轻人社交局限的扩大,关系网遍布五湖四海,一些“关系不深”、“巧扬名目”的宴请也越来越多。让“打工人”越来越不宁愿掏出996挣来的份子钱。

  “我的老家在四川,大学在广州上的,之后在广州、深圳都事情过,目宿世活在北京。经常会有老家的同砚、广州和深圳的同事通知我要娶亲。虽然无法赶去婚礼,但份子钱照样要给的。这种‘云随礼’我已经给出去了四份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刻能收回来。”苗苗告诉燃财经。

  现代人最为恐惧的事情之一,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友突然找到了你。10年没联系的同砚突然添加密友,十有八九是要娶亲了。另有没见过几面的远房亲戚、没打过几回交道的前同事、老同砚的弟弟,许多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也要随份子钱。而在知乎上,一条“你见过最奇葩的摆酒宴客理由是什么?”的帖子下,母猪下崽、喜提车库等都成了随份子的理由。

  老一代传下来的人情油滑,让许多年轻人叫苦不迭。北上广的年轻人生计压力大,份子钱随得多,自己就要“吃土”;不随或随得少,又忧郁酸体面。越来越多的人情往来,到最后成了人人的“尴尬仪式”。

  本期小酒馆,我们找到了几位在人情链条中痛苦煎熬的年轻人,他们中有乞贷随份子的学生党;有攒钱给向导随份子的职场新人;有以“哭穷”为法宝,七年没随过一次礼的北漂……

  对于年轻人来说,当社交攀比重于友谊,当纠结取代了祝福,随份子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。随心的份子钱数额,至心实意的祝福,年轻人想要拿回自由的权限,让份子钱的意义回归,需要时间,更需要勇气。

  

  不想给向导送份子,

  我决议提前去职

  怡心 | 24岁 打工人

  我原本就有脱离这家公司的设计,由于动不动就加班,人为低不说,经常出了问题还会让员工背锅。但没想到会由于一场婚礼而加速去职的历程。

  准备娶亲的是我们的直属向导。我们原本和他关系就不佳,由于经常让我们加班,出了问题还让我们背锅。得知他娶亲新闻的时刻,我们只是公司内部八卦,说女方貌似是北京人,另有他可能能进入公司治理层之类的,并没有往加入婚礼方面想。

  但没想到,他还真拿我们“当同伙”,竟然自动约请我们去加入婚礼。在得知他即将娶亲的谁人下昼,相近六点,人人都准备下班了,向导突然在群里神神秘秘地跟我们说:“有一个好新闻和一个坏新闻,人人想先听哪个?”

  我和同事面面相觑,很熟吗还玩这种选择题?但照样默契地选择了先听坏新闻。然后他告诉我们:今晚要加班。好吧,这很正常,我们也放下了正在摒挡器械的手,准备加班。但没想象到他随后说出的好新闻是他的娶亲请帖。

  我和同事在工位上对视了一眼,面目神色地打出几个字:“哇,恭喜向导,新婚快乐,有时间我们一定去加入。”默契地都没有提到份子钱的事请。然则老板提醒到,加入的同事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,现实上他的画外音我们都懂。

  本想着仰面不见低头见,就算不久后会告退,但这事实是个喜庆的事请,纵然不加入,份子钱也会直接转账给上司。万万没想到一个项目互助失败,问题并不在我,他却把所有责任推给我了,让我背了锅。一想到在这家公司受的委屈,而且要是现在不走过几天还要给向导随份子,于是我敏捷提了去职,而且把去职日选在了他的新婚之日。

  在线24小时赚来的血汗钱,可不想再送给老板了。到现在,我向导的微信还停留在:“已经批复去职申请,婚礼还来吗?”而我:已读,未回。

  

  哭穷、忙、加班,

  是躲份子钱的最好法宝

  显著丨30岁 公务员

  自己生涯水平降低,把钱都花在了别人身上,稀奇是关系一样平常的人身上,不相符我的价值观。我知道现在有相当一部门人,把随份子看成一种赚钱的时机,这是一种稀奇欠好的民俗。人人因此变得琐屑较量,想把投出去的钱,挣回来,没有需要。

  从大学结业到现在,事情六七年了,我从来没有随过一次份子钱。由于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而且敢于拒绝得斩钉截铁。

  第一次遭遇随份子是在我结业时。那时有一个同宿舍相处得对照好的室友,刚结业就要娶亲了,而且发出了婚礼约请。而我那时已经脱离上学的地方,“北漂”事情了。从北到南加入婚礼的可能性太低,况且我还刚加入事情,税前人为两三千,得手还不足以支付房租。

  于是我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这位同砚说明晰我的情形,跟她说我在地下室跟人合租,住了快要一年半时间。我的人为刨除350元的房租费,剩余的钱也就仅仅够我的生涯伙食费,连一件好衣服我都买不起。幸亏我的同砚还对照善解人意,说我“北漂”不容易,并告诉我份子钱也不用给了,让我留下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。

  随后两三年,另有两三位大学同砚娶亲,我都以这种方式拒绝了,也没遇见强迫加入婚礼的,基本上都以示意明白了结。另有一些关系对照浅的,就直接说有事、不去。记得去年,有一位不熟的前同事约请我加入婚礼,我以“忙”、“天天加班”为由,直接拒绝了。

  中国人实在是不太善于说“不”的,忧郁这一次拒绝会没同伙,或者影响之后的关系。但事实上,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同伙。每小我私人仔细回忆,联系的同伙也就那么几个。而且,纵然忧郁日后可能需要协助,这个需要也不大。由于一小我私人会帮你是看中你对他的价值,而不仅仅这一次的人情往来,而若是他不协助,自然另有其他渠道。

  

  为了不随份子,

  我拒绝了同事婚后请用饭

  苗苗 | 25岁 新媒体

  原来同事婚礼后请用饭也要随份子的吗?

  我是四川人,我们那里娶亲的礼貌是:婚礼当天给的红包都可以收,然则过了时间之后就不能收了。而且纵然同事婚礼后请人人用饭,也只是吃顿饭乐一乐、聚一聚就算了,没有给份子的习惯。

  但今年有个同事娶亲,婚礼在外地举行,说是回来请我们用饭。我以为就吃顿饭聚一聚就行了,没太往心里去。当同事们聊起来到时刻给若干份子钱的时刻,我彻底懵了。“这边的礼貌是这样,婚礼后请用饭也是要随份子的,500元起步,1000元、2000元的也有。或者要不我们一起凑一份礼物送给她?”内陆的同事给我答疑道。

  但我照样不情愿,由于四川从来没有这个礼仪。而且虽然我们平时关系挺好的,一起吃过饭,逛过街,吐槽过向导,相互打过掩护。但同伙归同伙,祝福归祝福,我衷心祝福她,却由于自己的逆境我真不想上份子钱。

  以是当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刻,我心里异常纠结,用饭约请发出后,我思索了10分钟然后决议不打肿脸充胖子。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我的想法,以及我的情形和设计。

  我以为用饭随礼都正常,中国的人情考究有其内在原理。然则习惯背后,人应该有选择权。我要凭证情形差异,时间差异,选择是否要用钱的方式维系这份人情。十月份我有自己的设计,不想要支出太多,我以为送上至心的祝福已经足够了。

  幸运的是我的同事异常明白我,也异常豁达。告诉我,她此前也经常为份子钱苦恼,不希望自己的婚礼成为别人的肩负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确实对这些人情油滑已经不伤风了,真正的康健的关系绝对不是上个份子钱就能加深或者维系的,甚至有时刻捉摸不定的潜规则还会使得关系恶化。

  

  为了让我随份子,

  前同事来北京“度蜜月”

  一墨丨26岁 公司职员

  今年五一前,我接到了一条微信,是前同事的婚礼约请函。我们在上一家公司只是平常之交,而且已经有两年多没联系了,我琢磨着她应该是群发的新闻,抱着隐身不回也许能躲过随礼的心思,我甚至没送上祝福。

2022世界杯预选赛赛程欧洲www.9cx.net)实时更新比分2022世界杯预选赛赛程欧洲数据,2022世界杯预选赛赛程欧洲全程高清免费不卡顿,100%原生直播,2022世界杯预选赛赛程欧洲这里都有。给你一个完美的观赛体验。

  “在吗?你最近怎么样啊?良久没见,想你了。”当天下昼,问候虽迟必到,“隐身”无效,我只能尴尬地注释上午忙着事情没看信息,并送上娶亲祝福。接下来,我们就像两个生疏人首次碰头一样攀谈,从“你去职后去哪了?”到“现在在做什么?”等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  由于事情的缘故原由,我早已脱离了原来的都会,现在在北京事情,但这依然没能阻挡她对我发出婚礼的约请。最后我以事情太忙,着实没时间跨都会去加入她的婚礼为由,婉拒了她,她也示意明白,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竣事了,还偷偷庆幸终于躲过了“没需要”的份子。

  然而仅仅过了两天,她再次给我发信息,说要来北京玩几天,把北京的行程看成蜜月旅行的一部门,还问了我的栖身地,说要在我周围找宾馆。我问了他们想去嬉戏的景点,建议他们在出行相对利便的地方选宾馆,但前同事照样坚持,说是为了利便跟我聚聚。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知道自己躲是躲不外了,天天事情忙成狗,还要在下班后帮他们预定好宾馆。

  他们之前没来过北京,由于正好是周末,为了尽田主之谊,我还特意去火车站接了他们,等把他们安放到宾馆,已经大午夜了。第二天中午,我们一起吃了饭,时代,我把准备好的份子钱给了他们,他们也给了我从当地带来的特产,由于真的没什么可聊的,我只想赶快吃完走人。

 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结账的时刻,看两小我私人都没有结账的意思,我只好起身买了单。我完全不能明白他们的逻辑,去加入婚礼,随个份子钱还能吃顿席,我是随礼又搭饭,或许他们把这顿饭看成我尽田主之谊的一部门吧,而我只想快点竣事这场闹剧。

  来北京的第三天,前同事跟我说他们准备离京了。我很意外,现实上他们只在北京玩了一天,去天安门看了升旗,逛了趟故宫就回去了。我忍不住跟同伙吐槽,同伙说感受他们是特意来北京收我份子钱的,现实上,我的感受跟同伙差不多。

  

  没有收入的学生党,

  乞贷也得随份子

  六六丨23岁 研二在读生

  我是一名研二在读生。网络有这样一张图是形貌本科后继续深造念书的,就是:别人在上学,我们在上学;别人娶亲了,我们在上学;别人孩子都打酱油了,我们还在上学。

  这就为我的尴尬处境铺好了底色。由于我照样学生,没有收入泉源。每年就靠6000元的国家津贴和3000-6000元不等的导师津贴,以及怙恃偶然救济的一两千元生涯费过日子。但我身边的同伙、同砚已经到了却婚的年数。娶亲就得办婚礼,婚礼就得随份子。那么矛盾就发生了。

  我今年已经23岁了,虽然怙恃支持我上学,没有给我压力。但我照样希望自己可以自力,不再“啃老”。以是今年9月份回校前,我就和我怙恃郑重其事示意,这学期不用再给我生涯费了,我这学期会有两笔国家级和校级奖学金发放,在校生涯费是足够的。

  但不意,比我奖学金放发来得更早的,是三位密友的“娶亲喜讯”。

  我是广东人,众所周知广东的红包都是“意思意思”,一两百元给出去甚至还能收回来,而且白嫖一顿晚宴和“礼饼”。以是接到“喜讯”的时刻,我没有感受到压力。但厥后深入领会才发现,天下各地随份子的钱,就和天下各地的红包一样不统一。

  准备在这个国庆娶亲的三位密友包罗我在广东的发小,一位大学室友,另有一位研究生师姐。发小的婚礼遵照广东习惯,宴席上主人家会将礼钱返回,无非是送一份称心小礼物的事,然则大学室友和同门师姐这俩人却着实让我感应心力交瘁。

  我大学的6位室友都来自天南地北,新娘子是东北人,在她发出约请后,我们剩下5个室友拉了一个小群,最先商讨份子钱的事。我原本想法是人人凑钱给新娘子买个一两千元价位的礼物,但我还没最先语言,一位室友就发话,“咱们这边起步都500元了,我们还都是四年室友,要不给个888元,也图个美意头。”

  一最先我没体会到“888元”是单人份子钱的额度,还在想:5小我私人凑888元会不会少了点?随后另一位来自东北的室友的谈话解决了我的疑问:“我们这边随份子800元都是起步价了,要不我们一人给个1314元。”看到这话我整小我私人都愣住了,想着这也太多了吧!但无奈,除了我以外,其他人都在群里回复说没问题,还最先商议怎么给最合适。我只能随着回句“好的”。

  前脚1314元转账给出后,后脚我就被拉近了一个有快要十小我私人的小群,群成员还都是同门。提议组织的师姐也绝不避忌,直言:“我们XX大师姐下个月娶亲,我们商议一下随份子和礼物的事。”

  说是“商议”,实在就是他们将商议好的效果“见告”我们。随份子每人出500元,礼物买了价钱三千多元的高等四件套和四千多元的高等定制对杯,每小我私人均摊快要900元。都不用我们多想,组织者师姐就将群收款发出来了。长叹一口吻后的我,准备依次完成付款时,才发现我没有钱付款,微信余额和绑定的所有银行卡都实验过了,都给不了500元。

  开学前对怙恃拍胸口保证“这学期不用给我转钱”的情景还念兹在兹,无奈只好找上了我闺蜜,问她借了2000元。我闺蜜给我转完账后,临挂电话前还笑着说,“我有想过你还念书会由于手头紧问我乞贷,但从没想过你会由于随份子‘随’到口袋空空向我求助。”

  听到这个我也只能苦笑,谁能想到有一天会被份子钱压垮呢?幸亏奖学金在11月份就能发放了,也就有钱还我闺蜜。现在距离国庆另有4天,只希望国庆举行婚礼的密友就这3位了,再多我也遭受不了了。

  

  为了给向导随份子,

  我攒了三个月钱

  小郝丨24岁 公司职员

  我结业之后,为了省钱选择住在家里。由于衣食住行照样怙恃为我解决,我有些欠美意思,就上交了人为卡(虽然人为也比不上怙恃给我花的多),然后每个月我爸妈会给我500元“零花钱”。

  由于每个月只有500元,以是我稀奇畏惧“大笔支出”,好比同事聚餐、结伴出去玩,尤其是最恐怖的随份子等。平时遇到这些我都是能避则避,然则事情后不能阻止这些人情往来,我经常在同伙圈看到有人发娶亲的新闻,只能悄悄庆幸自己跟他们不熟,没有把请帖发给我。

  但“份子”不是不到,只是在来的路上。有一天跟向导出门谈事情,回来的路上他“无意中”跟我聊到,他买的新居装修完了,过几个月散完味道就要搬新家了,说到时刻请我们这些同事去“暖房”。

  图 / 《大红包》

  我那时傻乎乎地什么也没意识到,还准许向导说“好的,一定去。”效果没几天,在公司茶水间跟同事们一起谈天时,人人最先商议起去向导家“暖房”随若干份子钱。最后商议出的钱数,让我感受是一个“晴天霹雳”。事实我每个月只有500元零花钱。

  那时人人定下来的份子钱是2000元。但我查了微信、支付宝所有的余额,从入职到现在,我只剩下200元不到的“蓄积”。我又欠美意思跟怙恃要钱,只能自己想设施。那时以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向导通知得对照早,我另有时间可以攒攒份子钱。

 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过上了“苦行僧”一样平常的生涯,周全“节省”:下昼茶不敢点了、同伙约着聚餐一次也不去了……还“隽誉其曰”我要减肥,搞得同伙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同时我还尽可能的“开源”:为了能早点到公司拿全勤奖,我天天骑半个小时共享单车去公司;还重操“旧业”,周末偷偷接了一些剪视频的私活挣“外快”。

  3个月后,我终于攒够了份子钱,在去向导新家做客后,发了红包。正当我松了一口吻,感应“无债一身轻”的时刻,我的发小告诉我他跟女同伙领证了,然则还没定婚礼举行时间。我知道我的“攒钱之路”,又要最先了……

  

  随不起红包,

  跟同伙合买了项链

  木木丨24岁 网站编辑

  前段时间,我高中最好的同伙之一娶亲了。但我却只和另一个同伙合资买了一条项链,作为“份子”送给了她。

  我和她是高中同桌,大学也是隔邻学校,经常一起用饭、出去玩,保持着很好的情绪。她娶亲也早早告诉了我,而且约请我做“姐妹”(伴娘团)。我是很想好好为她准备一份大礼的,但无奈我刚事情,月收入只有5000元左右,除去房租、一样平常开销,剩下的不多。

  根据“行情”,若是是要随份子、给红包,至少需要800元起步,而我们关系亲密,可能还得往上加。而800元险些是我半个多月的房租了。那时我们另一个配合密友也面临一样的情形,就找到我,跟我说:“要不我们俩合买一份礼物送给她?事实给红包给少了欠悦目,买礼物还体面一点。而且我们是‘姐妹’,婚礼着力了的,给礼物也说得已往。”

  我一听在理,就赞成了这位同伙的提议。两小我私人一起买了一款施华洛世奇的项链。我对奢侈品知之甚少,施华洛世奇也是我们略有耳闻、似乎还可以的品牌,于是就下单了一条价值约1000元的项链,商城流动另有折扣,最后只花了699元。

  婚礼前一天,我们到达婚礼放置的旅店。由于怕第二天太忙,找不到合适的时间送出礼物,以是那时我们就把项链送给了她。那时她收到礼物是很开心的,而且那种开心看起来并不像是冒充的。

  只是没想到,第二天伴娘团陪完整场婚礼后,男方给我们派了一堆红包,真的是一堆!然后我们就找了一间休息的房间,把红包拆了,发现人均下来,一小我私人获得500元!而我们买的项链平摊下来也不到400元,也就是说加入这场婚礼,我竟然还小赚。

  婚礼随份子实在应该随的是心意。我很庆幸我的密友没有嫌弃我们送出去的小礼物,但现在我也只能随出这样的心意。而若是以后我有能力了,也自然愿意给出更有价值的礼物。心意才是最主要的。

  

  每逢国庆必随礼,轻轻松松3000起

  可怡丨29岁 室内设计师

  这个国庆,又有三个婚礼要加入,大略一计,6000元又得交出去。

  我是内陆人,从出生到事情就一直在本市。以是关系网也对照扎实,发小、同砚、同事,全都在这儿,而且人数还不少。同伙集中的利益是从不忧郁没人约饭、没人逛街。但随着人人逐渐步入适婚岁数,亲友密友太扎堆的坏处也展现出来了――那就是随不完的份子。

  只管今年国庆还没到,但我就收到了三个密友的娶亲请帖。三个同伙关系也都不错,根据约定俗成的“价钱”,3个红包6000元。只管我有着外人看来还不错的事情,每月税后收入也能轻松过万。但除去房贷、每月孝顺怙恃的钱,也只是略有结余。一下子拿出6000元,心都在滴血。

  不外这还不是我随份子随得最多的一次。我今年29岁,印象中也许从2015年最先,身边就最先陆续续有人娶亲,但密度还没那么大,再加上那会儿岁数偏小,义气很重,就以为同伙娶亲固然得随份子,而且还不能小。估量就是这份“义气”,给自己在每年的黄金周挖了一个大坑。

  到现在我已经延续四年,黄金周当“婚礼周”渡过了。

  2019年的国庆节,我随出了至今最多的份子钱,2个份子7000元。一个我稀奇好的闺蜜娶亲,根据我们随礼的“尺度”,这等亲密的关系至少是要随3000元。另一对新娘和新郎都是我同砚,原本我是以为随一边2000元就够了,但已经结了婚的同伙说,那时人家是两小我私人每人都随了2000元,怎么也得持平。以是仅这一场婚礼,我就给出了4000元。

  话说回来,实在若是没有赶在统一时间,我倒以为也还好,事实等自己娶亲了,这些钱都照样可以收回来的。但现在好几个婚礼赶在一起,压力照样很大的。另有一个与往年差其余点是,我去年换了事情,发人为的时间也就从每个月的月尾酿成了下个月的月中。以是在还没收到人为的时刻随这么大额的份子钱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“真的随不动了”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:中访网关注。文章内容属作者小我私人看法,不代表和讯网态度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2022世界杯南美区赛www.x2w888.com)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2020世界杯南美区赛、2022世界杯会员线路、2022世界杯备用登录网址、2022世界杯手机管理端、2022世界杯手机版登录网址、2022世界杯皇冠登录网址。

  • 新2信用平台出租(www.22223388.com) @回复Ta

    2021-09-30 00:03:18 

    澳洲5彩票开奖网www.a55555.net)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,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、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。
    看得很心潮澎湃

    • USDT自动API接口(www.caibao.it) @回复Ta

      2021-10-15 09:30:44 

        甘肃省农业农村厅连续推动完善政策系统和推进机制,建设绿色尺度化种养基地,扩大产业规模,做大做强新型谋划主体,延伸产业链条,确立现代农业产业园,推动产业群集,同时深入实行“甘味”品牌战略,提升产业效益。有才华的人

发布评论